当前位置: 首页 > >

929年

己丑年(牛年)

后唐天成四年

南吴乾贞三年,大和元年

吴越宝正四年

闽天成四年

于阗同庆十八年

契丹天显四年

南汉大有二年

荆南乾贞三年,天成四年

东丹国甘露四年

马楚天成四年

南诏尊圣二年

己丑年(牛年)

后唐天成四年

南吴乾贞三年,大和元年

吴越宝正四年

闽天成四年

于阗同庆十八年

契丹天显四年

南汉大有二年

荆南乾贞三年,天成四年

东丹国甘露四年

马楚天成四年

南诏尊圣二年

唐平王都

后唐义武节度使王都于后梁龙德元年(921)幽养父王处直而得定州(今河北定县),所辖境内各州刺史以下官员皆由其任命,不由中央委任,租赋所入也只供本军不输朝廷,并暗中联接卢龙节度使赵德钧、成德节度使王建立,意欲恢复唐末河北三镇世代相袭,不输贡赋不受征发的旧制。又离间后唐难制的平卢节度使霍彦威、武宁节度使房知温、昭义节度使毛璋、西川节度使孟知祥、东川节度使董璋、归德节度使王晏球。王建立、王晏球先后密奏王都之状,后唐天成三年(928)四月,后唐削王都官爵,以王晏球为北面招讨使。安审通为副招讨,张虔钊为都监,发诸道兵马讨定州。后唐大军攻拔定州北关城,王都向契丹求援。五月,契丹派遣秃馁率万骑入定州解围。唐军退保曲阳(今河北),大败王都及秃馁,后唐军追至定州,因城墙坚固不易攻,王晏球遂以定州城西关城为行府,准备打持久的攻坚战。契丹又派军增援,后唐军退至望都(今河北)。王都会同契丹军夜袭新乐(今河北新乐东北),杀唐守将,遂倾其兵力会契丹五千骑兵乘胜于曲阳截击王晏球等,后唐军大败定州,契丹兵死亡过半,王都、秃馁仪以身免。败军北逃,入幽州界,又遭卢龙节度使赵德钧截击。七月,契丹又派七千骑兵救定州,再次为唐军所败。契丹军北撤,赵德钧派兵围剿,散兵亦被幽州村民击杀。逃回契丹者不过数十人。自此契丹不敢轻易犯北边。至天成四年,王都、秃馁突围不成,二月,定州将马让能开城门迎唐军,王都举族自焚,后唐擒秃馁及二千契丹军。

后唐置场市党项马

后唐天成四年(929)四月,后唐以立国西部党项常以进贡为名至洛阳买马,其马不论良驽,均称上进,后唐除照给马值外,常加倍赏酬,所费每年不下五、六十万贯,因以下诏“沿边置场买马,不许蕃部至阙下”。明宗虽下此诏,但认为后唐马匹不足,还常需征买,有党项诸部贡马,后唐给赐,是常事,不可止。因此四月的诏令实际废止,番部羊马不绝于路。直至长兴四年(933),明宗才因市蕃部马竟耗后唐国力十之七,徒然消耗财赋,而马无所使,才又于十月下敕,沿边藩镇,或有蕃部卖马,可择其良壮者给券,具数以闻。以后党项贡马才大为渐少。

荆南向唐谢罪

朱全忠代唐建立后梁荆南于后唐天成三年附于吴,后唐因之数番发兵征讨。天成四年(929)五月,初袭父位的高从诲以唐近吴远,通过楚王马殷谢罪于唐,另通过后唐山南东道节度使安元信求保奏,复修藩镇职贡。六月,高从诲上表内附于后唐,并进银三千两赎罪。七月,后唐以高从诲为荆南节度使兼侍中,罢天成二年讨荆南所置荆南招讨使。高从诲又于后唐长兴元年(930)3月以祖先坟墓在中原为由绝吴。

吴越与唐绝交

吴越宝正四年(929)、后唐天成四年九月,后唐枢密使安重诲以吴越王钱镠怠慢唐使,言辞不敬奏削钱镠官爵。二十七日后唐削钱镠元帅、尚父、吴越国王,以太师致仕。凡吴越进奏官及使者、纲吏,命所在系治。钱镠与子钱传瓘、将吏等屡上表称冤,均不报。吴越遂与唐绝交。至长兴二年(931)三月,后唐以削钱镠爵系安重诲所为,复钱镠名位。

吴改元大和

吴乾贞三年(929)、后唐天成四年十一月,吴帝杨溥加尊号为睿圣文明光孝皇帝,大赦,改元大和。

后唐康福安边

后唐天成四年(929)十月,后唐以磁州刺史康福为凉州(今甘肃武威)刺史、朔方河西节度使。康福,蔚州(今河北蔚县)人,通胡语,曾于殿上与后唐明宗以胡语奏对,为枢密使安重诲所忌。时值朔方李匡宾为乱,留后韩澄请求后唐命帅,安重诲遂将康福安插于边陲乱地为帅。十一月,康福行至方渠(今甘肃环县),击退羌胡的袭击。在青刚峡(今甘肃环县北)乘吐蕃野利、大虫二族不备,兵分三路杀吐蕃数千帐。因此声威大振,进入灵州(今宁夏灵武南,朔方节度使治所)。次年,康福又破李匡宾。康福在镇三年,岁岁丰收,仓储丰盈,有马千匹,境内蕃夷畏服。

大天兴易帝,改号大义宁

大天兴尊圣二年(929),后唐天成四年,原拥立赵善政称帝的东川节度使杨干贞,因受赵的冷落,废赵自立,改国号为大义宁,建元兴圣,后改元大明。杨干贞,大理人,大长和时为东川节度使,后晋天福二年(937)为段思平所败,废为僧,谥肃恭帝。

杂谭逸事 楚杀高郁

后唐天成四年(929)七月,楚王马殷之子知政事马希声矫令杀谋主高郁,诬郁谋反,诛其族党。高郁(?——929),扬州人。唐末马殷据湖志,以高郁为谋主。高郁向马殷建议并帮助实施了一系列恢复经济、促进生产的措施,以帛代钱纳税,促使楚境百姓植桑养蚕,纺织业因此得以发展;又于京都及襄(今湖北襄樊南)、唐(今河南沁阳)、郢(今湖北钟祥)、随(今湖北)等州设置邸务销售湖南所产茶叶,获利几十倍,并令楚境百姓自己造茶货卖,年可收茶税万万计。高郁见于湖南为商旅集散之地,建议以当地多产的铅铸铅铁钱流通于境内,凡商旅离境必以货易钱而去,因此百货流通。楚境因这些措施国富民安,势力渐强,得与诸镇抗衡,也引起邻国之忌。后唐、荆南均曾离间马氏父子与高郁关系。天成四年三月,马殷因年事已高,将权力移交给马希声,高郁因而见杀。

(1)春,正月,冯入为宣徽使,谓执政曰:“从荣刚僻而轻易,宜选重德辅之。”

春季,正月,冯到朝廷任宣徽使,他对执政说:“李从荣性情刚愎而且轻举妄动,应当选择德高望重的人去辅佐他。”

(2)王都、秃馁欲突围走,不得出。二月,癸丑,定州都指挥使马让能开门纳官军,都举族自焚,擒秃馁及契丹二千人。辛亥,以王晏球为天平节度使,与赵德钧并加兼侍中。秃馁至大梁,斩于市。

王都、秃馁打算突破包围逃出去,但没有能成功。二月,癸丑(十三日),定州都指挥使马让能打开城门让官军进去,王都的全家族人都自焚而死,抓获了秃馁以及契丹二千人。辛亥(十一日),任命王晏球为天平节度使,与赵德钧一并加封兼任侍中。秃馁被送到大梁,在街市上当众斩杀。

(3)枢密使赵敬怡卒。

枢密使赵敬怡去世。

(4)甲子,帝发大梁。

甲子(二十四日),后唐帝从大梁出发。

(5)丁卯,门下侍郎、同平章事崔协卒于须水。

丁卯(二十七日),门下侍郎、同平章事崔协在须水去世。

(6)庚午,帝至洛阳。

庚午(三十日),后唐帝到达洛阳。

(7)王晏球在定州城下,日以私财飨士,自始攻至克城未尝戮一卒。三月,辛巳,晏球入朝,帝美其功;晏球谢久烦馈运而已。

王晏球在定州城下,每天用自己的财物慰劳士卒,从开始攻城到攻下城,从来没有杀过一个士卒,三月,辛巳(十一日),王晏球到了朝廷,后唐帝称美他的功劳。王晏球只是感谢朝廷长期给他运送粮食。

(8)皇子右卫大将军从璨性刚,安重诲用事,从璨不为之屈。帝东巡以从璨为皇城使。从璨与客晏于会节园,酒酣,戏登御榻,重诲奏请诛之;丙戌,赐从璨死。

皇子右卫大将军李从璨性情刚愎,安重诲掌权后,李从璨不服从他。后唐帝巡幸大梁时,任命李从璨为皇城使,李从璨和客人们在会节园大摆宴席,酒喝得高兴的时候,开玩笑地登上了御床。安重诲上奏请求诛杀李从璨。丙戌(十六日),后唐帝赐李从璨死。

(9)横山蛮寇邵州。

横山地区的蛮族侵扰邵州。

(10)楚王殷命其子武安节度副使、判长沙府希声知政事,总录内外诸军事,自是国政先历杀声,乃闻于殷。

楚王马殷命令他的儿子武安节度副使、判长沙府的马希声知政事,总管国内外军事,从此以后,国家大事先经过马希声,然后才报告马殷。

(11)夏,四月,庚子朔,禁铁锡钱。时湖南专用锡钱,铜钱一直锡钱百,流入中国,法不能禁。

(11)夏季,四月,庚子朔(初一),禁止铁锡钱流通。当时湖南专用锡钱,一个铜钱值一百个锡钱,锡钱充入中原,法令难以禁止这些钱的流通。

(12)丙午,楚六军副使王环败荆南兵于石首。

(12)丙午(初七),楚六军副使王环在石首击败了荆南的军队。

(13)初令缘边置场市党项马,不令诣阙。先是,党项皆诣阙,以贡马为名,国家约其直酬之,加以馆谷赐与,岁费五十余万缗;有司苦其耗蠹,故止之。

(13)后唐开始命令沿边境的地方设置市场买党项马,不让他们送到洛阳。在此以前,党项人都把马送到洛阳,以贡名为名,国家粗粗估计,付钱给他们,再加上供给食宿,每年的耗费约五十万缗。有关部门苦于这些耗费,因此禁止他们到京城来。

(14)壬子,以皇子从荣为河南尹、判六军诸卫事,从厚为河东节度使、北都留守。

(14)壬子(十三日),任命皇子李从荣为河南尹、判六军诸卫事;任命李从厚为河东节度使、北都留守。

(15)契丹寇云州。

(15)契丹人侵犯云州。

(16)甲寅,以端明殿学士、兵部侍郎赵凤为门下侍郎、同平章事。

(16)甲寅(十五日),任命端明殿学士、兵部侍郎赵凤为门下侍郎、同平章事。

(17)五月,乙酉,中书言:“太常改谥哀帝曰昭宣光烈孝皇帝,庙号景宗。既称宗则应入太庙,在别庙则不应称宗。”乃去庙号。

(17)五月,乙酉(十七日),中书上书说:“太常改谥哀帝为昭宣光烈孝皇帝,庙号为景宗。既然称宗,就应该入太庙,如在别的庙里就不应该称宗。”于是去掉了庙号。

(18)帝将祀南郊,遣客省使李仁矩以诏谕两川,令西川献钱一百万缗,东川五十万缗;皆辞以军用不足,西川献五十万缗,东川献十万缗。仁矩,帝在藩镇时客将也,为安重诲所厚,恃恩骄慢。至梓州,董璋置宴召之,日中不往,方拥妓酣饮。璋怒,从卒徒执兵入驿,立仁矩于阶下而诟之曰:“公但闻西川斩李客省,谓我独不能邪!”仁矩流涕拜请,仅而得免;既而厚赂仁矩以谢之。仁矩还,言璋不法。未几,帝复遣通事会人李彦诣东川,入境,失小礼,璋拘其从者,彦奔还。

(18)后唐帝将要去南郊祭祀,派遣客省使李仁矩用后唐帝的命令告示两川,命令西川贡献钱一百万缗,东川贡献钱五十万缗。但两川都推辞说军需不足,结果西川贡献了五十万缗,东川贡献了十万缗。李仁矩是后唐帝当初在藩镇时的一位将领,被安重诲器重,他依仗恩宠特别傲慢。他到梓州时,董璋置办酒宴招待他,等到中午还不来,正抱着艺妓饮酒。董璋非常生气,跟从董璋的士卒们手执武器进了驿站,让李仁矩站在台阶下面骂他说:“你只听说西川斩杀了李严,难道说我们不能杀人吗?”李仁矩痛哭流涕地拜谢请罪,才得以免死。之后又用丰厚的礼物来贿赂李仁矩,让他回朝后不要讲出这件事。李仁矩回到朝廷后,说董璋不遵守法令。不久,后唐帝又派遣通事舍人李彦到东川。入境后,有失小礼,董璋就拘捕了跟从李彦的人,李彦逃了回去。

(19)高季兴之叛也,其子从诲切谏,不听。从诲既袭位,谓僚佐曰:“唐近而吴远,非计也。”乃因楚王殷以谢罪于唐。又遗山南东道节度使安元信书,求保奏,复修职贡。丙申,元信以从诲书闻,帝许之。

(19)高季兴背叛之后,他的儿子高从诲直言规劝,高季兴不听。高从诲继承爵位后,对他的左右僚佐们说:“唐近而吴远,舍弃唐而臣服吴,这不是好方法。”于是就通过楚王马殷向后唐谢罪。又给山南东道节度使安元信写信,请求他上奏后唐帝,愿意重新称臣纳贡。丙申(二十八日),安元信把高从诲信的内容告诉了后唐帝,后唐帝答应了他的请求。

(20)契丹寇云州。

(20)契凡侵犯云州。

(21)六月,戊申,复以邺都为魏州,留守、皇城使并停。

(21)六月,戊申(十一日),又将邺都恢复为魏州,留守、皇城使一并停置。

(22)庚申,高从诲自称前荆南行军司马、归州刺史,上表求内附。秋,七月,甲申,以从诲为荆南节度使兼侍中。己丑,罢荆南招讨使。

(22)庚申(二十三日),高从诲自称为前荆南行军司马、归州刺史,上表请求归附后唐。秋季,七月,甲申(十七日),任命高从诲为荆南节度使兼侍中。己丑(二十二日),罢废荆南招讨使。

(23)八月,吴武昌节度使兼侍中李简以疾求还江都,癸丑,卒于采石。徐知询,简婿也,擅留简亲兵二千人于金陵,表荐简子彦忠代父镇鄂州,徐知诰以龙武统军柴再用为武昌节度使;知询怒曰:“刘崇俊,兄之亲,三世为濠州;彦忠吾妻族,独不得邪!”

(23)八月,吴国武昌节度使兼侍中李简因病请求回到江都。癸丑(十七日),李简在采石去世。徐知询是李简的女婿,他擅自把李简的亲兵二千人留在金陵,并上表推荐李简的儿子李彦忠代替他的父亲镇守鄂州,徐知诰任命龙武统军柴再用为武昌节度使。徐知询知道以后很生气地说:“刘崇俊是哥哥的亲戚,他家三世为濠州刺史。李彦忠是我妻子的家族,难道不能任职吗?”

(24)初,楚王殷用都军判官高郁为谋主,国赖以富强,邻国皆疾之。庄宗入洛,殷遣其子希范入贡,庄过爱其警敏,曰:“比闻马氏当为高郁所夺,今朋子如此,郁安能得之!”高季兴亦以流言间郁于殷,殷不听,乃遣使遗节度使副使、知政事希声书,盛称郁功名,愿为兄弟。使者言于希声曰:“高公常云‘马氏政事皆出高郁,’此子孙之忧也。”希声信之。行军司马杨昭遂,希声之妻族也,谋代郁任,日谮之于希声。希声屡言于殷,称郁奔僭,且外交邻藩,请诛之。殷曰:“成吾功业,皆郁力也;汝勿不此言!”希声固请罢其兵柄,乃左迁郁行军司马。郁谓所亲曰:“亟营西山,吾将归老。子渐大,能咋人矣。”希声闻之,益怒,明日,矫以殷命杀郁于府舍,榜谕中外,诬郁谋叛,并诛其族党。至暮,殷尚未知,是日,大雾,殷谓左右曰:“吾昔从孙,儒渡淮,每杀不辜,多致兹异。马步院岂有冤死者乎?”明日,吏以郁死告,殷抚膺大恸曰:“吾老耄,政非已出,使我勋旧横罹冤酷!”既而顾左右曰:“吾亦何可久处此乎!”

(24)当初,楚王马殷用都军判官高郁为主要谋臣,国家依靠他富强起来,邻国都嫉妒他。庄宗进入洛阳之后,马殷派他的儿子马希范向后唐入贡。庄宗很喜欢他的敏捷,对他说:“近来听说马氏的政权要被高郁所夺取,今天有你这样的儿子,高郁怎么能夺取呢?”高季兴也用流言在马殷那里诋毁高郁,马殷不听从,于是又派遣使者给节度副使、知政事马希声送去信,非常赞赏高郁的功劳和名誉,并希望与他结为兄弟。使者对马希声说:“高公高季兴经常说‘马氏政事都出于高郁’,这是子孙们的忧患啊!”马希声相信了他的话。行军司马杨昭遂是马希声妻子的同族人,他图谋取代高郁的职务,每天在马希声那里诬陷高郁。马希声也曾多次向他的父亲马殷说高郁奢侈越轨,而且广交外面的藩镇,请求把他希掉。马殷说:“我事业能够成功,全靠高郁的力量,你不要说这些话。”马希声坚决请求罢免高郁的兵权,于是高郁补降职为行军司马。高郁对他的亲信们说:“赶快经营西山,我将要告老回乡。狗崽渐渐长大,能咬人了。”马希声听说以后,更加愤怒,第二天,假传马殷的命令在府舍里杀死了高郁,并张榜告示中外,诬陷说高郁要谋反,同时把高郁的全家以及他的同党全部杀死。到了晚上,马殷还不知道这件事。这一天,天气大雾,马殷对他的左右说:“我从前跟从孙儒渡淮河时,每逢杀死那些无罪的人时,大多要出现这种怪现象。难道马步院有冤死的人吗?”第二天,官吏把高郁被杀的情况告诉了马殷,马殷抚摸着胸口非常悲痛地说:“我已经老了,政事也不是我自己说了算,致使我过去的有功之臣横遭这些冤酷。”一会儿又回过头来对他的身边左右的人说:“我怎么可以长久地居住在这里呢?”

(25)九月,上与冯道从容语及年谷屡登,四方无事,道曰:“臣常记昔在先皇幕府,奉使中山,历井陉之险,臣忧马蹶,执辔甚谨,幸而无失;逮至平路,放辔自逸,俄至颠陨。凡为天下者亦犹是也。”上深以为然。上又问道:“今岁虽丰,百姓赡足否?”道曰:“农家岁凶则死于流殍,岁丰则伤于谷贱,丰凶皆病者,惟农家为然。臣记进士聂夷中诗云:‘二月卖新丝,五月杂粜新谷,医得眼下疮,剜却心头肉。’语虽鄙俚,曲尽田家之情状。农于四人之中最为勤苦,人主不可不知也。”上悦,命左右录其诗,常讽诵之。

(25)九月,后唐帝和冯道从容地聊起近年来五谷丰登,四方无事。冯道说:“我经常记起过去在先帝的幕府任掌书记时,奉命出使中山,经过井陉险要的地方,我常担忧马被摔倒,非常小心谨慎地抓住缰绳,幸好没有失误。等到了平路时,放开缰绳让马自己去奔路。不一会儿就跌倒了。凡是治理天下的道理也和这差不多。”后唐帝深深感到他讲得很对。后唐帝又问冯道说:“今年虽然丰收了,百姓们的赡养是否充足?”冯道说:“种庄稼的人遇上灾年就饿殍满道,遇上丰年又为粮食价格便宜而发愁,无论是丰年还是灾年,都有困苦,只有庄稼人是这样呵!我曾记得进士聂夷中的诗中写道:‘二月卖新丝,五月粜新谷;医得眼下疮,剜却心头肉。’语言虽然粗俗,但全都说出了庄稼人的甘苦。农民是士、农、工、商四种人中最勤苦的,陛下不可不了解这些情况啊!”反唐帝听了之后非常高兴,命令他身边的人把这首诗抄录下来,经常朗读背诵它。

(26)州兵戌东川者归本道,董璋擅留其壮者,选羸老归之,仍收其甲兵。

(26)戌守东川的州军队回归本道时,董璋擅自留下其中身体强壮的人,挑选一些年老体弱的人让他们回去,同时还收了他们的武器。

(27)癸巳,西川右都押牙孟容弟为资州税官,坐自盗抵死,观察判官冯、中门副使王处回为之请,孟知祥曰:“虽吾弟犯法,亦不可贷,况他人乎!”

(27)癸巳(二十七日),西川右都押牙孟容的弟弟任资州的税赋官,犯了监守自盗的罪被判处死刑,观察判官冯、中门副使王处回为他请求免除死刑,孟知祥说:“即使是我的弟弟犯了法也不能饶恕,何况是别人呢?”

(28)吴越王居其国好自大,朝廷使者曲意奉之则赠遗丰厚,不然则礼遇疏薄。尝遗安重诲书,辞礼颇倨。帝遣供奉官乌昭遇、韩玫使吴越,昭遇与玫有隙,使还,玫奏:“昭遇见,称臣太师拜舞,谓为殿下,及私以国事告。”安重诲奏赐昭遇死。癸巳,制以太师致仕,自馀官爵皆削之,凡吴越进奏官、使者、纲吏,令所在系治之。令子传等上表讼冤,皆不省。

(28)吴越王钱在他的国内喜欢自夸,朝廷派去的使者违心地奉承他,他就会赠送给一批丰厚的礼物,如果不奉承他,礼遇就很低。钱曾给安重诲一封信,语言礼节都很傲慢。后唐帝派遣供奉官乌昭遇、韩玫出使吴越国,乌昭遇和韩玫有矛盾,他们完成使命回朝,韩玫上奏说:“乌昭见到钱,称臣拜舞,称钱为殿下,并私下把国家大事告诉了钱。”安重诲奏请后唐帝赐乌昭遇死。癸巳(二十七日),后唐帝下令钱以太师的身份退休,其余的官爵都被罢免,凡是吴越国的进奏官、使者、纲吏等,由所在地方官把他们抓起来治罪。钱命令他的儿子钱传等上表诉冤,后唐帝都不理。

(29)初,朔方节度使韩洙卒,弟澄为留后。未几,定远军使李匡宾聚党据保静镇作乱,朔方不安;冬,十月,丁酉,韩澄遣使赍绢表乞朝廷命帅。

(29)当初朔方节度使韩洙死后,他的弟弟韩澄被任命为留后。不久,定远军使李匡宾聚众占据了保静镇发动叛乱,朔方地区很不安定。冬季,十月,丁酉(初二),韩澄派遣使者带着绢表请求朝廷任命主将。

前磁州刺史康福,善胡语,上退朝,多召入便殿,访以时事,福以胡语对;安重诲恶之,常戒之曰:“康福,汝但妄奏事,会当斩汝!”福惧,求外补。重诲以灵州深入胡境,为帅者多遇害,戊戌,以福为朔方、河西节度使。福见上,涕泣辞之;上命重诲为福更他镇,重诲曰:“福自刺史无功建节,尚复何求!且成命已行,难以复改。上不得已,谓福曰:“重诲不肯,非朕意也。”福辞行,上遣将军牛知柔、河中都指挥使卫审等将兵万人卫送之。审,徐州人也。

原来的磁州刺史康福,精通胡语,后唐帝退朝后,经常把他叫进便殿,谘询当时的一些事情,康福用胡语回答后唐帝的提问。安重诲讨厌他这样做,经常告诫说:“康福,你竟敢胡乱奏事,应该杀掉你!”康福听了很害怕,请求补缺放外任。安重诲认为灵州深入胡境,在那里当统帅的人多数被杀害,戊戌(初三),任命康福为朔方、河西节度使。康福见到后唐帝,痛哭流涕地想辞去这个职务。后唐帝命令安重诲为康福调换到其他镇去,安重诲说:“康福没有功劳,从刺史升到节度使,无功而建节钺还有什么可再求的?况且命令已经下发,难以再更改。”后唐帝不得已,对康福说:“安重诲不肯更改,这并不是朕的意思。”康福告辞出发了,后唐帝派遣将军牛知柔、河中都指挥使卫审等率领一万多士卒护送他去。卫审是徐州人。

(30)辛亥,割阆、果二州置保宁军,壬子,以内客省使李仁矩为节度使。

(30)辛亥(十六日),分出阆、果二州来建置了保宁军。壬子(十七日),任命内客省使李仁矩为节度使。

先是,西川常发刍粮馈峡路,孟知祥辞以本道兵自多,难以奉他镇,诏不许,屡督之;甲寅,知祥奏称财力乏,不奉诏。

在此之前,西川经常调拨一些粮草送给峡路,孟知祥推辞说因为本道兵多,难以供奉别的藩镇,后唐帝下诏不允许不调拨,而且曾多次催促他。甲寅(十九日),孟知祥上奏说因财力不足,不执行诏令。

(31)吴诸道副都统、镇海宁国节度使兼侍中徐知询自以握兵据上流,意轻徐知诰,数与知诰争权,内相猜忌,知诰患之;内枢密使王令谋曰:“公辅政日久,挟天子以令境内,谁敢不从!知询年少,恩信未洽于人,无能为也。”知询待诸弟薄,诸弟皆怨之。徐知知询不可辅,反持其短以附知诰。吴越王遗知询金玉鞍勒、器皿,皆饰以龙凤;知询不以为嫌,乘用之。知询典客周廷望说知询曰:“公诚能捐宝货以结朝中勋旧,使皆归心于公,则彼谁与处!”知询从之,使廷望如江都谕意。廷望与知诰亲吏周宗善,密输款于知诰,亦以知诰阴谋告知询。知询召知诰诣金陵除父温丧,知诰称吴主之命不许,周宗谓廷望曰:“人言侍中有不臣七事,宜亟入谢!”廷望还,以告知询。十一月,知询入朝,知诰留知询为统军,领镇海节度使,遣右雄武都指挥使柯厚征金陵兵还江都,知诰自是始专吴政。知询责知诰曰:“先王违世,兄为人子,初不临丧,可乎?”知诰曰:“尔挺剑待我,我何敢往!尔为人臣,畜乘舆服御物,亦可乎?”知询又以廷望所言诘知诰,知诰曰:“以尔所为告我者,亦廷望也”。遂斩廷望。

(31)吴国诸道副都统、镇海宁国节度使兼侍中徐知询自以为手握兵权而且占据在上游,心中很轻视徐知诰,曾多次和徐知诰争权夺利,在内部互相猜忌,徐知诰很担心他。内枢密使王令谋对徐知诰说:“你辅佐皇上时间已经很长,挟天子以令境内,谁敢不服从!徐知询年轻,他的信义和恩德还没有润泽众人,办不了什么大事。”徐知询对待各个弟弟也很刻薄,他的弟弟们也怨恨他。徐知道徐知询不可辅佐,掌握着他的短处以归附徐知诰。吴越王钱送给徐知询用金玉制作的马鞍、马勒、器皿,都装饰上龙凤。徐知询不知道由此会引起嫌疑,竟乘用这些东西。掌握礼仪事务的官吏周廷望劝徐知询说:“你如果能真心诚意把这些宝货捐献出来来交结朝中有功劳的勋旧大臣,使他们都和你同心同意,还有谁和徐知诰在一起呢?”徐知询听从了他的意见。并派周廷望去江都说明他的意思。周廷望和徐知诰的亲信官吏周宗很好,偷偷向徐知诰表达诚心,同时也将徐知诰的阴谋告诉了徐知询。徐知询叫徐知诰到金陵解除为父亲徐温治丧的丧服,徐知诰回告他说吴主下令不允许,周宗对周廷望说:“人们说侍中徐知询有七件不象臣僚办的事情,应当赶快入朝谢罪。”周廷望回去以后,把这些都告诉了徐知询。十一月,徐知询回到朝廷,徐知诰留下徐知询做统军,兼领镇海节度使,并派遣右雄武都指挥使柯厚去征调金陵的士卒返回江都,徐知诰从此开始独揽吴国政权。徐知询遣责徐知诰说:“先王离世,你是先王的儿子,一点儿也不去哭办父亲的丧事,那样可以吗?”徐知诰说:“你拔出剑等待我,我怎么敢去呢?你为人臣,蓄积这些天子的车驾服饰,难道也可以吗?”徐知诰又用周廷望的话来责问徐知诰。徐知诰说:“把你的所作所为告诉我的人也就是周廷望。”于是斩杀了周廷望。

(32)壬辰,吴主加尊号曰睿圣文明光孝皇帝,大赦,改元大和。

(32)壬辰(二十七日),吴主加尊号睿圣文明光孝皇帝,全国实行大赦,改年号大和。

(33)康福行至方渠,羌胡出兵邀福,福击走之;至青刚峡,遇吐蕃野利、大虫二族数千帐,皆不觉唐兵至,福遣卫审掩击,大破之,杀获殆尽。由是威声大振,遂进至灵州,自是朔方始受代。

(33)康福走到方渠,羌族人出兵阻截他,康福把他们打跑。到青刚峡后,遇到了吐蕃野利、大虫二族几千个营帐,他们都不知道后唐的军队已经到来,康福派遣卫审乘他们没有防备袭击,把他们打得大败,几乎全部杀尽或俘获。从此康福威望大振,前进到灵州,从此朔方才开始接受康福代替为朔州节度使。

(34)十二月,吴加徐知诰兼中书令,领宁国节度使。知诰召徐知询饮,以金钟酌酒赐之,曰:“愿弟寿千岁。”知询疑有毒,引他器均之,跽献知诰曰:“愿与兄各享五百岁。”知诰变色,左右顾,不肯受,知询捧酒不退。左右莫知所为,伶人申渐高径前为诙谐语,掠二酒合饮之,怀金钟趋出,知诰密遣人以良药解之,已脑溃而卒。

(34)十二月,吴国加封徐知诰兼任中书令,并领宁国节度使。徐知诰请徐知询来喝酒,用金做的酒杯酌酒给他喝,并说:“希望弟弟能活千岁。”徐知询怀疑其中有毒,又拿其他杯子把酒平均分开,随着献给徐知诰,并说:“希望和兄长各享五百岁。”徐知诰脸色都变了,来回看着左右大臣,终不肯接受,但徐知询捧着酒一直不退。左右大臣都不知徐知诰想干什么,伶人申渐高径直走到他们面前说了几句诙谐的话,就夺过两杯酒,倒在一起喝下去,然后怀揣金杯很快退出。徐知诰偷偷派人用良药去给申渐高解酒毒,但他的脑子已经溃烂而死亡。

(35)奉国节度使、知建州王延禀称疾退居里第,请以建州授其子继雄;庚子,诏以继雄为建州刺史。

(35)闽国奉国节度使、知建州王延禀称病辞职回家乡,请求把建州授给他的儿子王继雄。庚子(初五),后唐帝下招任命王继雄为建州刺史。

(36)安重诲既以李仁矩镇阆州,使与绵州刺史武虔裕皆将拔。虔裕,帝之故吏,重诲之外兄也。重诲使仁矩董璋反状,仁矩增饰而奏之。朝廷又使武信节度使夏鲁奇治遂州城隍,缮甲兵,益兵戌之。璋大惧。时道路传言,又将割绵、龙为节镇,孟知祥亦惧。璋素与知祥有隙,未尝通问,至是,璋遣使诣成都,请为其子娶知祥女;知祥许之,谋并力以拒朝廷。

(36)安重诲已经安排李仁矩去镇守阆州,让他和绵州刺史武虔裕都率兵去赴任。武虔裕是皇帝身边的旧吏,安重诲的异姓兄弟。安重诲让李仁矩去刺探董璋谋反的情况,李仁矩添枝加叶上奏给后唐帝。朝廷又派武信节度使夏鲁奇去修治遂州的城壕,修缮武器,并增派士卒在那里戌守。董璋感到很害怕。当时路上的人传言,又将割出绵州、龙州新置节镇,孟知祥听说后也感到害怕。董璋平素和孟知祥有矛盾,不曾往来,到了这个时候,董璋派遣使者到成都,请求为他的儿子娶孟知祥的女儿为妻。孟知祥答应了他的请求,并商量团结起来一起抗拒朝廷。



友情链接: 传奇百科网 招聘百科网 非凡百科网 游艇百科网 口红百科网 创业百科网 软木百科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