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

玄幻(网络文学的类型)

网络文学,文体光怪陆离如穿越、东方玄幻、修真仙侠、高武,甚或改编电影动漫等等不一而足,称谓繁杂混乱难以定性。最终逐渐的归纳为一个词汇——玄幻,玄幻则是奇幻中在东方神话方面再创新或融入其他奇幻题材的一类小说题材。

其中,高武是新型崛起的一类玄幻小说,指的是高术神通,破坏力强大的一种修真小说,区别于低武、中武,例如金庸的小说里是低武,黄易的则是中武,而动则毁天灭地的属于高武。

玄幻推动了中国网络文学的兴起和繁荣,从《小兵传奇》到《斗破苍穹》,从《飘渺仙尘生死录》到《踏古诛天》,玄幻网文经历兴起、初步繁荣、再突破创新三个时期。

在未来,随着更多具有突破性的作品推出,玄幻小说的繁荣才刚刚开始,远未结束。

所谓玄幻这个词汇,最早来源于黄易的作品。

后雨后春笋般冒出诸多网络文学(2000年左右),文体光怪陆离如穿越(穿梭时空到另外的时代,到另外的星球甚或宇宙等)、科幻(包括类似日本漫画机器猫一类无有科学依据的狂想,但是‘伪科幻’这个词汇却又不适合)、西方魔幻、武侠(尤其现代武侠),甚或改编电影动漫等等不一而足,称谓繁杂混乱难以定性。最终逐渐的归纳为一个词汇——玄幻。

玄幻小说并不是与奇幻小说以及科幻小说有着严格的界限,虽然国内很多喜欢传统意义上的奇幻小说(如:魔戒、迷失的大陆)和严谨的科幻小说(如:基地、三体)的读者认为在网络上以雨后春笋的速度出现的“玄幻小说”中偏科幻和偏奇幻的作品不应该划分在这两类小说中,但是很多玄幻小说从严格意义上来讲还是和科幻小说奇幻小说有极大的重合性。

所以,如同日本的轻小说一样,玄幻小说不是一个从作品内容上对某种通俗文学的范畴的划分,她的准确定义应该是:以网络文学为主体,和传统意义上内容相似(以无科学根据的超自然为背景或者以有科学根据的脱离常识的想象为背景)的纸媒出版的小说在写作方式和写作态度以及读者群上有一定区别的通俗小说,其写作目的更多的偏重娱乐性和阅读快感,对文笔以及作品文化内涵的要求并不特别高;在时间范畴上,应以1988年的《月魔》为起点;在内容上会涵盖科幻小说、奇幻小说、以及架空历史小说。

在《辞海》上,有“科学幻想小说”条目,却查不到“玄幻小说”、“奇幻小说”。这表明“玄幻小说”、“奇幻小说”是现今流行的新名词,尚未纳入《辞海》条目之中。

幻想文学分为两大类,即幻想小说与童话。就幻想小说而言,又分为三大类,即科幻小说、魔幻小说和奇幻(玄幻)小说。

科幻小说是人们所熟知的,其幻想是建立在科学之上。世界上第一部科学幻想小说,是1818年出版的《弗兰肯斯坦》(又译为《科学怪人》),作者是英国著名诗人雪莱的夫人玛丽·雪莱。此后,法国的凡尔纳、英国的威尔斯、美国的阿西莫夫、苏联的别列亚捷夫、日本的小松左京和星新一等创作了诸多优秀科幻小说,成为世界科幻小说大师。科幻小说具有悠久的历史,已经成为了一种成熟的文体。

魔幻小说的幻想建立在魔法之上。魔幻小说借助于魔杖、魔戒、魔法、魔力、魔咒,变幻无穷,魔力无边,充分施展魔幻的魅力。一般公认英国作家J.R.R.托尔金(J.R.R. Tolkien)为现代魔幻小说之父。1937年,托尔金完成了他的第一部作品《霍比特人》 。尽管这是一部童话,但它同样适合成人阅读。由于这部作品销量不错,出版商(Allen&Unwin)说服托尔金写作续集。这鼓励托尔金完成了他最有名的作品——史诗三部曲《魔戒》。这部作品的写作持续了近十二年,并受到了托尔金的密友C·S·路易斯的支持。

《魔戒》的开头类似儿童作品,但之后写作风格迅速变得严肃和黑暗。《魔戒》是20世纪最流行的文学作品之一,无论是从销售量还是读者评价来讲。托尔金的重要影响在于,在《魔戒》成功之后,奇幻小说这一文学体裁迅速发展起来。

而当代 英国魔幻女作家罗琳笔下的《哈利·波特》,便是其中的代表作。《哈利·波特》中的神秘的“魔法石”,把魔幻小说的魔力展现得淋漓尽致。

除了科幻小说、魔幻小说之外是第三类幻想小说,名称最多,定义也最含糊,却在当今中国最流行、最火爆。这第三类幻想小说,最常见的名称有三个:“大幻想小说”,“玄幻小说”,“奇幻小说”,通称为“奇幻小说”。

“大幻想小说”一词来自日本,以日本女作家安房直子的作品为代表。在安房直子的笔下,“那是一个奇幻的国度,一个精灵出没的世界,那里有狐狸的窗户,那里的树枝上全都落满了白色的鹦鹉,那里听得见女孩的灵魂在嘤嘤哭泣……”有人称安房直子的“大幻想小说”是“当代聊斋”。照此推理,似乎中国作家蒲松龄的《聊斋志异》,可以推为“大幻想小说”的鼻祖。

“玄幻小说”一词,据我所知,出自中国香港。我所见到的最早的玄幻小说,是1988年香港“聚贤馆”出版的黄易的《月魔》。当时,“聚贤馆”也准备出版我的作品,出版商赵善琪先生送给我一本香港作家黄易的小说。赵善琪先生在序言中写道:“一个集玄学、科学和文学于一身的崭新品种宣告诞生了,这个小说品种我们称之为‘玄幻’小说。”这是“玄幻小说”一词首次亮相,并有了明确的定义。

黄易的玄幻小说,形成系列,都以一个名叫凌渡宇的人物为主人公。凌渡宇有着传奇经历,他在西藏长大,然后留学美国,获得两个博士学位。他又修炼密宗,有超人灵觉,因此世界上许多超自然疑案,都邀请他参与探索。

黄易的系列玄幻小说,十万字一本,印成小巧的口袋书。由于黄易的玄幻小说讲究悬念,故事情节曲折,又展示种种奇特的玄虚境界,所以他的系列玄幻小说出版之后,迅速在港台走红。

黄易的玄幻小说号称“集玄学、科学和文学于一身”,其中究竟有多少科学成分,不得而知。不过,玄学倒是贯穿小说之中,赵善琪称“黄易是一位玄学大师,对风水命理、占卜星相无一不精”。

当然,黄易所谓的玄学,只是浅层次的“风水命理、占卜星相”而已,并非《周易》、《老子》、《庄子》这三部被称之为“三玄”的书所奠定的“玄学”,亦即形而上学。

黄易的“集玄学、科学和文学于一身”这一玄幻小说概念,不仅并不准确地体当代黄易作品本身,而且与中国当今流行的玄幻小说相距甚远。可以说,以《小兵传奇》为代表的中国当今玄幻小说,不仅无科学可言,亦无玄学可言!

我以为,中国当今的玄幻小说,只是沿用了黄易创立的玄幻小说的躯壳,而舍弃其内核。中国当今的玄幻小说,其中的“玄”不再是指玄学,而是可以诠释为玄想。

我们的老祖宗赋予“玄”字以神奇玄妙的色彩。许慎《说文》解为:“玄,幽远也。‘玄’字出自老子《道德经》‘玄之又玄,众妙之门’,言道幽深微妙。”正是“玄”意味着“幽深微妙”,所以也就给予玄幻小说以无限玄想的天地!

在《叶永烈点评玄幻小说热》中,我曾这么说及:“玄幻小说是当代兴起的,它建立在玄想之上,强调一个‘玄’字,内容走得比魔幻小说更远,从创作层面讲,玄幻小说作者比科幻小说作者创作更自由,不需要受科学依据的束缚,有更多的发挥空间。”

除了《小兵传奇》之外,玄幻小说《斗破苍穹》  《飘渺仙尘生死录》、《斗罗大陆》  、《傲风》、《踏古诛天》《圣王》《傲天战神》  等作品也如雨后春笋一般层出不穷。2004年10月,我在北京出席了“玄幻文学的中国市场”研讨会,中国出版集团东方出版中心在会上一下子就推出20种署名“火天车”的玄幻小说,玄幻小说之热由此可见一斑。

我注意到,《飘渺仙尘生死录》  、《小兵传奇》  、《风姿物语》  也常常被称为“奇幻小说”。“奇幻小说”与“玄幻小说”两个名词混用、互用。这表明,如今的“玄幻小说”一词,这“玄”亦可解释为“奇”,与玄学毫不相干。

奇幻小说不像玄幻小说只限于中国,奇幻小说在外国也有,而且常常与魔幻小说混为一谈,甚至把《哈利·波特》也归入奇幻小说。人们追溯奇幻小说的历史到19世纪初以至更早的希腊神话。外国奇幻小说的代表作当推英国作家托尔金的《魔戒》三部曲。台湾翻译家朱学恒在把《魔戒》译成中文时,“奇幻小说”一词,从此“奇幻小说”一词在华文世界流行。朱学恒在台湾创办了“奇幻文化艺术基金会”。

奇幻小说迄今无严格的定义。台湾徐庆雯为“缪思奇幻馆”所写的开馆宣言中,这么述及:“我们需要想象力,不是教唆逃避现实,陷溺虚无,却是要鼓励转换视野,伸展心智,而奇幻故事独特的神秘本质,无限的幻想空间,正是想象力的源泉。”这段话曾被认为给“奇幻小说”下了一个广义的定义,在我看来,奇幻小说的特点在于“奇”,以神奇、奇异、奇怪、奇特的幻想,贯穿于小说之中。这种幻想,与科学无关。

就历史而言,科幻小说长于魔幻小说,而魔幻小说又长于奇幻、玄幻小说。然而,以《幻城》为代表的奇幻、以《小兵新传》为代表的玄幻,影响力如今远远超过“老牌”的科幻,继小兵新传后,《斗破苍穹》成为玄幻小说的代表作之一。一篇书评这样写道:“魔幻图书的大浪淘沙,超越科幻,而不到三年的时间,玄幻小说又异军突起,以惊人的速度颠覆了魔幻小说一统江山的局面。”

作者年轻化

细细分析新生的奇幻和玄幻,我注意到作者的年轻化和读者的年轻化。

奇幻小说《异人傲世录》的作者陈思宇,是成都大学中文系广电专业大二学生。

《小兵传奇》的作者不像郭敬明那样频频曝光于媒体,以至人们以为作者是羞涩的mm。其实,作者玄雨是小伙子,出生于1980年,只比郭敬明大两岁。玄雨生活在广东小城河源,只读过师专,在中学当美术教师。他“终于发现教师的职业太不适合自己,我太懒。我们这些人都是日夜颠倒的,晚上工作,白天睡觉,睡到上午11点才起床。”他开始写作。他取了笔名玄雨,玄字取自“天地玄黄”,而“雨”字是“因为我很喜欢下雨的感觉”。

玄雨是这样开始写玄幻小说的:“我打小就很喜欢看小说,2000年的时候,我在这一年无所事事,几乎一天看数套小说。街上租书店的书都被我看光了,找不到书看的时候就开始上网看,可是网上完整的小说绝大部分都看过,无聊中就开始接触网络作者写的书。这是我第一次看玄幻小说,让我接触到了和武侠小说完全不一样的感觉。在小说中有各种稀奇古怪的世界和奇遇,这些立刻让我沉迷了下去。但是让我不爽的是,这些好看的小说都是没写完的,而且更新非常的慢。苦等的时候,开始在脑中幻想小说里面的情节,把自己当成主人翁在虚幻的世界中冒险。这个时候发觉小说里面的情节和自己想象中希望看到的情节相差了许多,于是就开始试着写出自己希望看到的情节。就是这样,开始了敲击键盘的日子。”

我在北京接触了玄幻小说的作者“火天车”,得知那是一个写作班子,平均年龄只有22岁。他们之中不少是女性。我问及“火天车”的创作,他们是这样答复的:由一个负总责的小姐写出总体构思,设计了人物,然后在网络上征求写手。写手们纷纷用E mail发来自己的构思。这些构思被负总责的小姐选中之后,由写手写成玄幻小说。经过负总责的小姐修改、润色之后,以“火天车”的名义出版。正因为这样,“火天车”创作玄幻小说速度惊人,一下子就推出几十本。

在前几天,我应约为兰州作者傅良举的长篇奇幻小说《最后的王族》作序。作者也是一位年轻的大学生。

奇幻、玄幻作者的年轻化,在台湾也是如此。台湾松山高中一年级女生以“水泉”为名,写出了五大部《风动鸣》,由台湾春天出版公司出版。

我很赞赏奇幻、玄幻作者的年轻化。其实,我也是“少年写手”出身。我是在11岁发表作品,20岁成为《十万个为什么》主要作者,21岁写出科幻小说《小灵通漫游未来》。我深知,年轻人洋溢着青春的热情,充满奇奇怪怪的幻想。奇幻和玄幻,是青春文学,那么多年轻人加盟奇幻小说、玄幻小说的创作,是值得鼓励的。在改革开放进入深层次,中国进入宽松的岁月,年轻人的想象力得到尽情释放。奇幻和玄幻,正是想象力得以任意驰骋的广阔天地。众多年轻作者创作奇幻和玄幻小说,正是体现了时代的潮流。

读者的年轻化

与此同时,奇幻和玄幻在网络上广泛传播,而网络小说的主要读者群是青少年,因此奇幻和玄幻借助于网络的无限魔力,吸引了千千万万青少年的眼球。另外,奇幻和玄幻小说所展现的新颖奇丽、妙不可言的幻想境界,也正是充满青春活力的青少年读者所喜爱的。正因为这样,《小兵传奇》会拥有那么高的点击率,而《幻城》也以十万册的印数震惊北京图书订货会。

“玄幻热”

奇幻和玄幻作品如同雨后春笋一般在中国大量出现。我以为,这样的“奇幻热”、“玄幻热”是可喜的。在新华社上海分社所发电讯《叶永烈点评玄幻小说热》中,便有这样一段话:“面对玄幻小说的火热场面,叶永烈直言:‘玄幻小说能够启发读者的想象力,而这一点恰好是中国学生所缺乏的。因此玄幻小说的畅销,总的来看是件值得庆幸的事。’”

报道还写道:“叶永烈指出,如今玄幻小说的弊病在于‘急于求快求成’。‘我不相信慢工出细活,但我也不赞赏仅为商业噱头的火速写作,小说还是要以质量为前提。’‘玄幻’同样期待精品。尽管玄幻小说大有风靡全国之势,但作为幻想小说的重要分支,它同样面临着创作上的窘境。”

小说名 --- 作者

《斗破苍穹》——天蚕土豆

《武动乾坤》——天蚕土豆

《大主宰》——天蚕土豆

《神墓》——辰东

《圣途问道》——云东阳

《风雷神帝传》——猫老大的道

《傲风》——风行烈

《飘渺仙尘生死录》——晓松溪月

《兽血沸腾》——静官

《踏古诛天》——宅云野鹤 

《蛊圣》——杯具张三

《异世邪君》——风凌天下

《朱雀记》——猫腻

《紫川》——老猪

《佣兵天下》——说不得大师

《最散仙》——说不得大师

《光明纪元》——血红

《纵剑天下》——乘风御剑

《全职家丁》——蓝领笑笑生

《立道庭》——猛虎道长

《铁雪云烟》——庞钠文

《傲世九重天》——风凌天下

《绝世唐门》——唐家三少

《造神》——苍天白鹤

《将夜》——猫腻

《永生》——梦入神机

《仙魔变》——无罪

《冰火魔厨》——唐家三少

《九棺  》——山河万朵

《不败之主  》——孤眼

《兽王》——雨魔

《海德拉大陆之奥丁传记》——魅族幻天 

《彼世传说》――飘仙壹号

当代常说的奇幻小说,大致可分为西式和日式两类。

西式奇幻根源最深,从《魔戒》上溯到亚瑟王与圆桌武士,再到希腊、北欧古代神话,处处都有西方文化的烙印。这种文化体系与中国差异甚大,许多地方几乎无法沟通。由于文化背景所造成的观念隔阂,中国读者接受起来稍嫌费力。但是,说到对英雄的敬佩,对英雄主义的追求、赞赏,全世界都是共通的。

西式奇幻,通常分为“主流奇幻类”(Hign Fantasy)和“剑与魔法类”(Sword & Sorcery)两种,前者比较注重文学性(如《魔戒》),后者则多偏重于冒险、战斗,更象是“动作片”。

日式奇幻,是融合了西式奇幻与日本文化的产物,而日本文化中又有中国文化的血脉。因此,比起西式奇幻,日式奇幻更容易赢得中国读者的亲近。再加上精彩动漫的展现或者辅助推广,日式奇幻很容易就在中国闯开了一条路。

日式奇幻,绝大部分是日本武士道精神、西式奇幻故事、中国谋略智慧等等的结合。文化根基深厚,很多作品娱乐性强,人物塑造往往非常炫目。

一些恐怖小说,以现代生活为背景,加入吸血鬼、狼人、鬼魂等元素,勉强可归入奇幻类,或归入奇幻小说与恐怖小说交界的边缘幻想类。

所谓“历史架空”小说,通常是虚构出一个世界,或是一段历史,然后以此为基础创作传奇故事,其中魔法、巫术、神怪内容并不多,基本采用历史小说的手法来写,人物能力也通常不超过正常人的极限。这类小说的“可能性”虽不大,“真实性”却较强,算是奇幻小说与历史小说的交叉类别。

魔幻小说绝不是指“魔法幻想类”,而是有完全不同的定义,与一般人想象中的概念相去甚远。

魔幻小说,即“魔幻现实主义小说”,是主要在拉丁美洲的一种文学流派。这种流派的创作手法,把触目惊心的现实和迷离恍惚的幻觉结合在一起,通过极端夸张和虚实交错的艺术笔触来网罗人事、编织情节,以图描绘和反映错综复杂的历史、社会和政治现象。

魔幻现实主义小说,往往采用似是而非、似非而是、“变幻想为现实而又不失其真”的手法。典型的魔幻小说,其显著特点是:给现实生活变形;加入神秘、神奇甚至古怪诡异的内容;具有强烈的社会矛盾、政治斗争内涵。

如果说现实主义是社会的一面镜子,那么魔幻现实主义的手法以比喻为社会的一面哈哈镜。虽然它蒙罩着一层神秘的外壳,但仍然是要描写现实世界。只不过,它没有采取写实手法,而是采用夸张、讽喻的方式。

魔幻小说与其他三类幻想小说的最大区别就是,它必须以现实为基础。它的“幻”是为了增加神秘气氛、加强讽刺意味,内核仍然是真实生活。

例如,著名魔幻小说《百年孤独》,如果去掉其中“幻”的内容,完全可以跟《悲惨世界》、《战争与和平》等作品放在一块儿。

在《百年孤独》一开始就写到,吉卜赛人抱着两块磁铁“……挨家串户地走着……铁锅、铁盆、铁钳、小铁炉纷纷从原地落下,木板因铁钉和螺钉没命地挣脱出来而嘎嘎作响……跟在那两块魔铁的后面乱滚”;吉卜赛人带来了磁铁、望远镜和放大镜等“新鲜玩意儿”,但是两块磁铁要用一头大骡子和一群山羊来换,放大镜又要用两块磁铁加上三块金币。为了看一下从未见过的冰块,居民们每人要付五个里亚尔,摸一下价钱还要加倍。

看过全书,再回看这段情节,就能明白这根本不是在写吉卜赛人,而是隐喻殖民者对贫苦人民的搜刮。《百年孤独》中,这种带有强烈讽喻意味的情节比比皆是。

因此,魔幻小说,根本不是娱乐性小说,而是外表夸张、内涵深刻严肃、反映社会问题的现实小说。

玄幻小说  ,可以说是当代来才兴起的“具有中国特色的幻想小说”。它的创作原则就是无原则,它的幻想基础就是无基础。

为什么这么说?因为玄幻小说基本上是综合了西式奇幻、中国武侠、日本动漫、科学技术的大杂烩。

中国文化包容性,任何外来事物都能溶进它的怀抱中,并衍生或变形出一些新事物。

玄幻小说正是如此。大多数玄幻小说,取了西方的魔法、中国的武术和谋略、日式的人物造型,再加上科幻,再加上神话(而且经常是中国、印度、希腊神话并存……),构建出神奇的世界,精彩的故事。

论到虚构、幻想,玄幻小说是四类幻想小说中最自由的。它写未来科技,却不需要用科学理论验证;它写魔法,又不考证西方巫术学体系;它写武术,却比传统武侠更神奇强大,经常超越人类生理极限……不论是虚拟世界架构,还是人物经历,都是玄之又玄,天马行空,自由无比。

但玄幻小说必定有一个前提,以华人特有的观念思维,以及汉语特色风格描述的一个非传统幻想类小说(如果没有这个限制,《圣斗士星矢》也可以被视为玄幻漫画)。

玄幻小说经常遭人斥骂。科幻迷骂它“胡思乱想”,奇幻迷也骂它“胡思乱想”。殊不知,玄幻小说的特点就是胡思乱想,无原则,无基础。但是,这种胡思乱想却有自己的理论体系和设定,不管这体系能否经得起严谨考证。

玄幻小说,可以说与魔幻现实主义小说完全对立。魔幻是以“幻”作为渲染,主写现实事件;玄幻则是以现实事件作为情节表象,主写“幻”。

在四类幻想小说中,玄幻小说是最“幻”的一类。因为少了束缚,所以能够挥洒自如,随心所欲,读起来往往痛快淋漓,十分刺激。因此,尽管“正统科幻”和“正统奇幻”都对玄幻大加贬斥,玄幻小说仍然拥有相当广大的读者。

玄幻小说之所以流行,恐怕是因为,玄幻小说中的人物往往能力超凡,拥有非常大的自由,想要什么就有什么。对于普通人来说,这是一种极大的快乐与放松——生活中最难受的就是不能随心所欲,而玄幻小说给了读者放松心灵、体验自由的机会。或者说,玄幻小说“读起来很过瘾”。

玄幻小说,由于其本身特征,很难对它下个确切定义。特别是在台湾,很少听到“奇幻”这个词,而是以玄幻代称。

我们所看到的许多“奇幻”、“科幻”甚至“武侠”小说,其实应该归入玄幻类。而市面上所售的玄幻小说,其中有极少部分实际上是奇幻、科幻小说。

玄幻小说很难获得成年读者的青眯,却往往受到青少年读者狂热喜爱。玄幻小说的作品数量最多,平均水平也最低,到处都是垃圾作品,因此往往令人产生“玄幻小说都很差劲”的印象。实际上,玄幻小说也有出色的精品。

对于“正统”的科幻迷、奇幻迷们来说,如果敞开心扉,不带偏见地去评析,玄幻小说也算是有存在价值的专门类别,而且不会在短期内消失,甚至还会更为壮大。毕竟,存在即合理,玄幻小说的盛行,是有其社会心理根源的。

然而遍观当世玄幻小说,虽常有佳作,却乏意义深刻之作,读来虽入胜,却不经合卷细细品味。

一本好书就如陈年佳酿,无论何时品来,都当回味无穷,又如清茶,让人置身其中。但也不乏文笔深刻,道中有道的作品,如《神墓》《巫颂》《天赎》《人途》《未世录》《飘渺之旅》《彼世传说》等。

我毕竟是“退役”的科幻老兵,面对奇幻、玄幻创作如火如荼,反观历史最久的“老大哥”科幻,觉得落后了,必须迎头赶上。

这几年的中国科幻小说,就数量而言是不少的,但是质量平平,惨淡经营,印数通常徘徊在五千册至一万册这样的“保本线”上。再个,要说的就是前几年最为流行的《诛仙》,一时十分火爆,文笔不错,构思奇特巧妙,利用书中的修真练道之人总体概括了世间形形色色的人,不论哪个人物都十分有特点。看起来十分顺畅气势恢弘,是玄幻作品中为数不多的佳作。

实际上,一个国家的科幻小说创作水平与科技实力成正比,因为科技实力体现了国民总体科学素质,而科学素质的高低决定了科幻小说的创作水平。我常去美国,在美国的图书馆、书店,总可以看到整架整架的科幻小说排列在那里;美国每年的电影大片之中,总有几部是科幻片。不论是美国的科幻片《星球大战》、《帝国反击战》,还是《E·T》(《外星人》)、《侏罗纪公园》、《第五元素》、《我,机器人》等等,都在全世界产生了广泛的影响……这一切,都是美国的科技实力的反映。中国科幻小说不仅与新兴的奇幻小说、玄幻小说存在差距,而且与美国科幻小说存在差距。

中国的科幻小说应该形成鲜明的中国风格。当今的中国科幻小说受西方科幻小说的影响太深,过分“洋化”、“西化”。这也是中国科幻小说缺乏有影响力的新作的原因。

其实真正意义上的分类是没有玄幻和魔幻的。“玄幻”这类题材本属于新生事物,按照常理应该归于奇幻类,不过国人的创造力和想象力实在是丰富,将这类题材单独做成一种类型来看硬是把奇幻拆分成中国式玄学的“玄幻”和魔法类的”“魔幻”,这是种很不规范的叫法。稍微对奇幻文学有点了解的人都知道,奇幻作品并不是只有剑与魔法这一种题材。如果按照这个思路继续分下去的话,玄学题材的叫玄幻、科学题材的叫科幻、魔法题材的叫魔幻,那么宗教题材的应该叫宗幻?超能力题材的叫超幻?以传说为题材的叫传幻? 那样的话我们单是记这些分类都要累死了。

而真正的幻想类作品,命名分类在它的西方发源地只有科幻一种名字即science fiction(科学小说);这个名字的确是有他不严谨的地方,因为并不是所有的幻想类题材都包含科学,到了中国之后,我们自己把包含科学成分的幻想小说叫做科幻,其他的归为奇幻。而其他玄幻、  类的分类就太过牵强了更没有必要了。



友情链接: 传奇百科网 招聘百科网 非凡百科网 游艇百科网 口红百科网 创业百科网 软木百科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