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

《威廉·退尔》序曲

《威廉·退尔》是德国伟大的诗人和戏剧作家席勒的最后一部重要剧作,这部作品以十三世纪瑞士农民团结起来反抗奥地利暴政的故事为题材,歌颂了瑞士人民反抗压迫、争取独立的英勇斗争精神。罗西尼的歌剧《威廉·退尔》即是根据这部作品而写,为意大利作曲家罗西尼的代表作,体现了其艺术的最高峰。剧序曲比歌剧本身更为有名,是音乐会上经常演出的节目之一,全曲描绘阿尔卑斯山下瑞士的自然环境,和瑞士革命志士慷慨激昂视死如归的进军。曲中旋律优美、 节奏活泼宛如一首交响诗 。这首序曲共分四个乐章,连续演奏,因此也是较罕见的分乐章歌剧序曲。

瑞士在未独立以前,是由神圣罗马帝国下的哈普斯堡家、沙沃伊家和朱宁根家等割据统治的。其中势力最大的是奥国的哈普斯堡家,他们中间有不少施行暴政的恶劣行政官,被管辖的民众正处于水深火热之中。统治着残酷的剥削,也让本身处于神圣罗马帝国的罗西尼悲痛欲绝。为了让天下共处和平,他只好写下这部歌剧,以表达对人世的愤慨。

第一部分:行板—E大调—3/4拍

此乐章是富有诗意,出色地描绘了深居的宁静和大自然的美景。管弦乐伴奏部分,定音鼓以外的打击乐器都沉默不动。乐章首先由大提琴宁静优美的独奏开始,随后以大提琴五重奏为主题,描写了瑞士山间平静的黎明。低音区的长笛再轻轻的提示我们,一场风暴即将来临,定音鼓的演奏直接将乐曲送入第二乐章。

第二部分:甚快板—e小调—2/2拍

这个乐章则是暴风雨场面的描写,天空乌云密布,雷鸣电闪,体现了一场艰苦卓绝的斗争。先由第一和第二小提琴预告从远方逼近的疾风密云,随着乐器的增加,音乐似大海的狂啸怒吼,又似天上的狂风暴雨一般。不久,雨过大晴只留下远处的雷声与闪电。这段猛烈的音乐象征着革命志士的自由呼声。

第三部分:行板—G大调—3/8拍

暴风雨过后,则出现一片清新的田园景色,唱出和平的牧歌,阿尔卑斯山又恢复了原来的恬静。牧人传遍田野的牧笛旋律是由英国管吹出的,长笛也悠闲地应和着,吹出装饰性的助奏。这是风暴过后,一片和平宁静的田园景色。

第四部分:终曲—快板—E大调—2/4拍

此处描写争取自由的瑞士革命军英勇快速的进攻,以及民众因革命军的胜利而高声欢呼的情景。这是充满光和热的快速进行曲,为听众所普遍钟爱。

这段终曲是由小号独奏引导,铜管奏完序奏后,在刻画华丽节奏上,开始了大家熟悉的进行曲。中段主要由木管演奏,用了较为阴暗的#c小调,体现了斗争的艰辛。回到进行曲后,跃入全曲的最高潮,最后在兴奋与快乐之情的尾奏上结束。这是革命成功后,庆祝胜利的欢呼。

1支长笛

1支双簧管

1支大管

1支单簧管

4支圆号

3支小号

2支次中音长号

1支低音长号

定音鼓

低音鼓

小鼓

第一小提琴

第二小提琴

中提琴

大提琴

低音提琴

第一幕:湖边的威廉·退尔

威廉·退尔庭院前的苜蓿湖边,威廉和爱妻黑德维奇带着他们年轻的儿子正在苜蓿湖岸边游玩。邻近的村人们,分别忙着自己的家事。另一边,在举行婚礼的三个住家前,村人们则忙着为热闹的喜庆做各种点缀和布置。这时,威廉的儿子杰米,独自热中于射箭练习。接着,渔夫罗伊唱着情歌《来吧,我的小船》来到。

听到这悠扬的歌声,威廉反而想起了受奥国支配的困顿处境。这时远方传来了角笛的声音,奥国警备队的年轻人阿诺尔德,拉着父亲梅尔希塔尔的手从山上走下来。梅尔希塔尔是德高望重的族长,他受到村民的爱戴与尊敬,依古时流传的习俗,他是来为订婚的男女祝福的。而梅尔希塔尔的这个儿子尽管已到结婚的年龄,却不像村中新婚青年男女一样同享父亲的祝福。

阿诺尔德矛盾着,苦恼着,因为他一方面希望帮助威廉和爱国志士们,反抗占领他们国土的奥地利暴君总督格斯勒,但另一方面,他正在跟暴君的女儿玛蒂尔德恋爱。因为他在一个偶然的机会里,救了玛蒂尔德的性命。他陪伴父亲下山时,听到远方的角笛声,就想到在狩猎的玛蒂尔德,当他准备避开众人的视线溜掉时,不料被威廉看到,于是他规劝阿诺尔德要以国家的利益为重,阿诺尔德在矛盾的心情下,唱出了这出歌剧中有名的咏叹调:《啊!我爱的玛蒂尔德》之后,又进入了和威廉的二重唱。不久,新娘和新郎出现了,在梅尔希塔尔主持下婚礼开始。这时远方再次传来号角声,而且越来越近。阿诺尔德坐立不安,他终于逃离了这地方。从刚才一直注视他动静的威廉,把随后要办的事交代妻子黑德维奇后,就尾随阿诺尔德去了。

这时,村庄的活动还是顺利地进行着,村民们在愉快的唱歌跳舞,气氛十分热闹。在三组新婚夫妻所跳的六人舞之后,又举行射箭比赛,威廉的儿子杰米夺得冠军,他的母亲黑德维奇非常开心。

这时年老的牧羊人洛伊托德喘着气慌张地跑来说:“有一个格斯勒的士兵想强暴我的女儿,我一气之下把他杀死后逃到这儿,希望能借给我一艘船逃到湖的对岸。”但是渔夫罗伊却表示要穿越这急流实在太危险,于是拒绝了洛伊托德。

就在这时候,追兵的声音逐渐接近了。刚好回来的威廉决定让洛伊托德坐上小船,由他划桨穿过岩石耸立的急流。紧接着,格斯勒的侍从鲁道夫,率领一队土兵冲过来,但威廉已经安全地把小船划到对岸。

村民们因他们已经逃过劫难与危险而高兴地欢呼,这却激怒了鲁道夫和土兵们。他们虽然逼问划船的男人是谁,村民们都说不认识。奥国士兵为了惩罚他们,将村里最受尊敬的梅尔希塔尔老人带走。

第二幕: 阿尔卑斯山的深谷中

这是历史上有名的组成“瑞土同盟”的段落,据说罗西尼作曲时特别用心。

接近黄昏,此处可以俯视琉森湖的琉特里山岗。猎人们下山回家,做完工的村人们,随着远方传来的钟声唱出了《晚祷之歌》。一队猎人的号角响遍森林,引起牧童们的合唱。格斯勒的女儿玛蒂尔德单独离开猎人群,面带忧郁痴痴地等候恋人阿诺尔德的到来。

现在阿诺尔德占据这位美丽姑娘心田的,她猜想过一会儿阿诺尔德就会来到,于是唱出这首浪漫曲《阴暗的森林,寂寞的荒野》,吐露自己对阿诺尔德的思念。她说:“阴暗的森林,寂寞的原野,比起灿烂的皇宫,我更喜欢你们。能使我重拾安详心灵的,是狂风暴雨般的山巅。知道我心中秘密的,也只有幽谷回声。在我的步伐前散发光芒的晚星呵,请当我的向导吧!”

这时,阿诺尔德终于出现。悲伤寂寞的玛蒂尔德马上转悲为喜,但是她明白彼此身份悬殊、担心会因此伤害她的阿诺尔德,却无法坦然地亲近她。在二重唱《你从我心灵搜取了秘密》。中,玛蒂尔德发誓说:“无论发生什么事,我都要留在你身旁,爱你不渝。”这些话终于使阿诺尔德放心了。

这时他们发觉有人来了,玛蒂尔德约好再见时间后,急速退场。此时来到这里的是坚强的爱国者威廉和福尔斯特。他们已经偷听到阿诺尔德和玛蒂尔德的对话,便开始向阿诺尔德灌输祖国爱,但是阿诺尔德却表示准备和玛蒂尔德开此地。这时威廉和福尔斯特才告诉他,父亲梅尔希塔尔已经被格斯勒的部下杀死。

一听到受人尊敬的老父亲,居然无罪被杀,一直只被玛蒂尔德魅力束缚的阿诺尔德的心理阻碍一下子就被打破了。他思念慈祥的父亲,感到的后悔与内疚,脑海了闪现出强烈的复仇之念。三人一起发誓要为瑞士解放运动而献身,勇往直前。

这时从附近森林有很多人的脚步声越来越近。他们到这里集合开会,商谈着如何尽快向该格斯勒反击推翻暴政。当威廉说明大略的计划时,开始有人动摇,有人提出异议,后来经过威廉的动员,再加上大家知道了梅尔希塔尔老人被杀的沉痛事件,大家的决心更加坚定。聚集而来的人就以威廉等三人的三重唱为中心,唱出雄壮的男声合唱,发誓逐出外国的统治者,立志消灭暴政,勇敢地高喊着:“拿起武器!”。

第三幕

第一场:确立爱情

第一场由于这部歌剧太长了,在舞台的实际演出时,这里时常被省略。此处只有玛蒂尔德和阿诺尔德两人登场,舞台是亚特道夫的总督府邸庭院中荒废的礼拜堂中。

阿诺尔德来向玛蒂尔德告别。从他嘴里得悉阿诺尔德的父亲梅尔希塔尔被格斯勒手下杀死时,玛蒂尔德的眼前突然变成一片漆黑。

阿诺尔德说:“而今父亲被杀害,我们之间的爱只好作罢,无论如何我都要为先父报仇!”但玛蒂尔德再次告诉阿诺尔德说:“我对你的爱永生不渝”,然后劝他尽快离开此地。但是,阿诺尔德还是坚持留在家乡完成复仇心愿,两人确认对方的立场后,终于决定放弃对彼此的爱。

第二场亚特道夫的中心广场

这一天在此处举行奥地利统治瑞士百年纪念的庆典。总督格斯勒竖立一支竹杆在亚特道夫广场中央,竹杆儿上放着自己的帽子。规定凡是经过广场的市民,都必须向帽子鞠躬致敬,以表示臣服。

这时有三名吉洛尔姑娘献舞,可是这些少女很快成为粗暴士兵调戏的对象,群众的愤怒逐渐高涨。舞蹈的中段,人们以无伴奏唱出极富地方色彩的《狄洛列瑟》。舞蹈过后,人们又被迫向格斯勒的帽子敬礼,但是只有威廉和儿子杰米,依旧只挺直站着不动,拒绝这可恶的命令。看到这人如此胆大,鲁道夫凭直觉马上想到帮助老牧羊人逃走的就是他,于是出其不意把威廉和儿子杰米逮捕,并没收了他手上的弓箭。

早已听说威廉是神箭手的格斯勒,突然想到一个残酷的报复行动,那就是从附近的苹果树摘下一个苹果,把它放在杰米头上后,命令威廉用箭射落。为了想救出儿子,威廉泰尔被迫下跪请求格斯勒打消此意,但是被拒绝了。

儿子杰米由于对父亲的本领极为信赖,就鼓励父亲接受挑战,这时威廉将儿子抱在怀里,唱出感人的咏叹调《不能动》,他唱道:“绝对不能动。把单脚的膝盖稳住在大地上,同时向神祷告,能救父亲的只有神。杰米,请你想一想母亲吧!母亲在等我们回去……”。

杰米回到桩子边,威廉要求取回自己的弓箭,当他在拿脚边的弓时,很灵巧地从箭筒内抽出两支箭,悄悄把其中的一枝藏在上衣里。就在众人屏息注视中,威廉射出第一枝箭,而且很顺利地把杰米头上的苹果射落,人们立刻高声欢呼。可是格斯勒忽然发现威廉怀里还有―枝箭,总督厉声盘问后,威廉凛然答道:“第一枝箭如果失败,第二枝箭是准备射杀格斯勒的!”暴怒如雷的格斯勒,马上下命令把他逮捕,并加上锁链。

由于侍女的通知,玛蒂尔德赶来后命令说:“奉皇帝之名,不得逮捕儿童,小孩由我保护!”这时即使是格斯勒,也不得不顺从皇帝的命令。

有关对威廉的处罚则宣布说:“在今晚将他送往有护城河环绕的鸠斯纳哈特城。广场上的人们齐声哀求,但一点用处也没有,格斯勒的部下则得意地欢呼,而威廉的革命伙伴们却诅咒说:“我们一定要把暴君驱逐出去!”。

第四幕

第一场 梅尔希塔尔家

老梅尔希塔尔被杀后,这个家就任由荒废了。由于战事迫在眉睫,为了向先祖留下的家作最后告别,阿诺尔德悄悄回来,痛苦地思念被格斯勒爪牙杀害的父亲,唱出了:《哦,我的隐密之家》。

这时随着突然发出的奇怪声音,他的伙伴们叫喊着:“复仇”出现。大家告诉他:“威廉·退尔被关进监牢,我们必须尽快把他救出。”而阿诺尔德则说出父亲和威廉为了推翻暴政储藏的武器存放处。人们发出了震撼山河的叫喊声:“不是胜利,便是死亡!”。

第二场 琉森湖畔

亚克森堡山麓岩石林立的岸边。狂风呼啸,乌云翻腾,浪花冲到岸边后即刻化成白沫。可能由于威廉·退尔不幸被捕,受到打击有些狂乱的黑德维奇,表示要去求见格斯勒,这使邻居们惊慌失措。

这时出人意料地传来儿童的说话声,是杰米和玛蒂尔德随即出现。对杰米的勇敢由衷钦佩的玛蒂尔德,决定过来和大家住在这儿,人们感激地说:“为了营救威廉,她决心把自己当作人质。”

玛蒂尔德和杰米告诉黑德维奇,威廉不在亚德道夫,这时候他很可能正在渡过湖水,被送往新建的水牢,唱出优美的女声三重唱《我把你的儿子送回到你的慈爱中》

接着,天空中狂风暴雨即将来临。杰米突然想起父亲曾教他的,为了升起革命信号的营火,就往山上跑去。不久,凶猛的暴风雨真的来了。黑德维奇、玛蒂尔德和邻居们,同时为威廉的安全向神祷告。这时牧羊人洛伊托德跑来,把众人招呼在一起后说,威廉所乘的船正在波涛中颠簸着。于是众人都冒险在暴风雨中赶往湖边。

正当这时候,载着格斯勒和威廉的船,拼命要往岸边靠。此刻威廉的锁链被松开了,正在勇敢地驾驶着船只。当这艘船刚刚划上岩石滩时,又被巨浪拉回湖中。这时,杰米巧妙地把弓箭丢给父亲,船又飘上另一岩石滩,格斯勒从船的另一边走过来时,威廉立刻用箭射穿他的心脏,格斯勒便掉入深深的湖底中。由于杰米点燃了营火,瑞士联盟的勇士们都聚集后,已经把格斯勒占据的亚特道夫城攻陷,这时一起凯旋归来。暴风雨逐渐远去,暴政被推翻,瑞士重获自由。此刻优美的大自然又展现在众人面前。人们把重享自由后的快乐之情,转化成对神感谢的祷告。幕落。



友情链接: bgkz 土豆网名 开心小聚 疯狂踏板网 八仙饭店 女王芦荟 高粱标志 王牌游戏 苹果狂魔网 落伍果盘